北外考研网

北外考研培训辅导班有哪些



??转码的门槛并不高,投入两到三个月学习,就足以成为可以拧螺丝的初阶码农

图源pexels.com
?

文 | 《财经》记者 叶徐彤

编辑 | 余乐

?

“各行各业皆转码”的热潮下,许多文科生也卷向了“转码”的大军。

?

“转码”,即转行为程序员。在互联网红利期消退的今天,程序员仍是大众眼里高薪、朝阳行业的代名词,占据着毕业生薪酬排行榜的前排位置。这份榜单的另一极,则是深陷就业焦虑的文科生们。

?

智联招聘报告显示,2022年人文学科毕业生的就业签约率为12.4%,远低于理科(29.5%)和工科毕业生(17.3%)。

?

社交媒体上,“文科生转码自救指南”“零基础转码半年上岸大厂”的分享比比皆是。现在,文科专业的尽头不止考公、考编、考教资,还有转码。

?

转码的门槛并不高,投入两到三个月学习,就足以成为可以拧螺丝的初阶码农。但入门容易,精通难,竞争更是激烈。

?

那些转行做程序员的文科生,如愿找到好工作了吗?我们采访了三位转码历程大不相同的文科女生。她们的故事表明,入行领域、转码时机和转码路径的不同,都将导致转码结果的差异。

?

幸运儿:“穷酸”文科生转码后薪资翻倍
?

从本科到研究生,梅小乐念的都是文学类专业。这条路走得顺理成章,连考研也游刃有余,“一战”就顺利上岸一所985大学。家人朋友也对她说,文科安稳,适合考公和考编。

?

但是,“弃文从理”的念头一直在。梅小乐做过校园记者,实习时做过出版社编辑和老师,这些文科类工作她都不太喜欢。相反,她从小数学成绩挺好,逻辑能力也不错。而且,她对过多的人际社交会感到疲惫,更喜欢从事技术性工作。

?

研一下学期,梅小乐正式做出了转码的决定。为了尽快进入程序员行业,梅小乐选择从前端入手。

?

前端开发涉及在网站或app上用户能看到的所有内容,后端开发则涉及搭建服务器、管理数据库等用户不可见的内容。

?

许多文科生转码时会优先选择前端开发、测试、数据分析等方向,因为入门难度较低,对转专业的新人相对友好。

?

研一的最后两个月,梅小乐陆续在b站上学完了html、css、javascript、javascript高级、ecmascript 6和部分node.js的课程,都是免费课。

?

梅小乐在学习中并没遇到什么困难,两个月后就对所学内容建立了基础认知。“虽然还不能马上上手做项目,但至少知道学的东西能做些什么。”

?

研二新学期伊始,梅小乐就迫不及待地寻找实习。为了充实简历,她在b站上找了一个项目跟着做,在简历中列出了几条实现了的功能和做过的小案例。有学历的加持,梅小乐很快收到一份小公司的前端实习工作。

?

在这家公司,她从零开始完成一个商用的小程序项目,第一次完整体验了从写页面到最后项目上线的全过程,迈出了纯小白到程序员的第一步。实习之余,她还抽空学习数据结构、算法和vue3的课程。

?

2023年1月,梅小乐征战第二份实习工作。有了第一次实习经历,这次收获颇丰。她收到百度、字节、叠纸、莉莉丝、旷视、海康威视等知名公司的面试。尽管她自认面试没有做足充分准备,最后还是拿到四家offer,并选择了一家大数据科技公司的前端开发岗。

?

现在,她作为实习生的薪资是每天240元,一个月能有五千多元,相比文科实习“相当于白打工”的工资翻了一倍不止。她希望在接下来的实习中逐步进入更好的公司,并在校招中找到一份中大厂的开发岗offer。这才能标志着她转码的最终成功。

?

梅小乐是在业余时间“自学成才”,另外一些转码者会选择再念一个计算机类的学位,或是国内考研,或是海外留学。留学机构启德教育的报告显示,2016-2018年,最受学生欢迎的读研专业前三名均为商科(金融、管理、会计),计算机排名第八(2.5%)。到了2020-2022年,计算机(10.5%)跃居榜首。

?

阿奇本科在国内一所三本高校学英文,研究生在美国念教育学,毕业后留美当小学老师。可这份工作她做得非常不开心,“每天回家都哭”。她觉得,“自己再不转行,人生就完了”。28岁这年,她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决定转码,申请二硕,重新投入三年半的时间学习计算机相关课程。

?

2021年毕业后,阿奇花了半年的时间找工作,投递将近200封简历,收到五家公司面试。前三家公司的面试都没通过,第四家是亚马逊,她为了这家大公司用心准备面试,虽然也挂了,但这让最后一家公司的面试显得简单很多。阿奇最终进入这家千人规模的公司,获得java岗的offer。

?

阿奇很满意现在这份工作,只需专心做事,不再需要像老师一样与大量的人频繁打交道。如今,作为新人程序员入职才一年,她的年薪就达到了10万美金(折合人民币69万元),相当于美国小学老师从教十年之后的水平。

?

大多数:转码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
?

转码成功进入大厂的人是少数的幸运儿。大多数人即使转码了也未必能马上迎来好的工作机会,或迷茫地发现程序员并不是梦想职业。

?

相比梅小乐和阿奇,幼儿园老师东东的转码之路就没那么顺遂。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时间和路径的问题:她是大学毕业后通过it培训班转码的。

?

市面上存在大量这类面向零基础学员的it培训班,通常主打“快速上手”“可优化简历”和“承诺包就业”。东东上了三个月的课程,学费近三万元。

?

东东所在的班有40多个人,多数是来自各行各业想转码的社会人士,也有来自专科类或三本院校的高校学生,其中不乏贷款来培训的。“进培训班的人,通常个人背景没那么好,否则可以直接去走校招进大厂。”

?

经过三个月的学习,东东感觉学了不少知识。老师们都有从业经验,教的内容很实用。

?

不过,这段培训班经历却成了绝不能在求职时提及的“污点”。招聘公司大都会“歧视”培训班出身的半路出家者。

?

没有相关工作经验,东东的解决方法是编造简历,把曾经的工作经历改成在互联网公司的相关岗位工作。“不然简历压根投不出去,这很现实,投多少都没有人会理你,因为公司不相信你能做。”

?

东东的选择不多,最后应聘进一家百人规模的小型软件研发公司。但是,这家公司却不如人意。东东说,领导的项目管理模式比较低效和落伍,工作分配很混乱,身边的同事也不乏“猪队友”,由于无法忍受公司的环境,东东做了半年后就辞职了。

?

然而,第二次求职却比刚从培训班出来时更难。赶上互联网公司集体裁员、收缩,求职市场上的竞争者大大增加。半年过去了,东东投递出将近千份简历,得到的面试机会寥寥无几,目前还未收获一个offer。

?

如果东东继续回去当老师,找工作反而会容易得多。“教师的缺口很大,其实很多行业都是长期缺人的,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做。只要我想找,我现在回去都还来得及”。

?

辛辛苦苦转码上岸,一朝被gpt取代?
?

“好好的文科不念,要学时髦,去念什么电机工程,念得叫苦连天。放了暑假,报告单来了,倒有两门功课不及格,不能升班。” 文理之争由来已久,出版于上世纪40年代的《围城》里这段形象描述,常被网友引来嘲讽今天的文科生转码现象。

?

文科生转码,面临的首要焦虑往往是自我和他人的质疑。许多人对转码的文科生尤其是女性带有偏见,认为她们缺乏理工科思维,学不好代码。不过,打破很多人刻板印象的是,三位女主人公一致告诉我,“编程没有那么难”。

?

“按我现在的工作来看,平时能用到的数学知识都是高中完全能够覆盖的。”梅小乐说,虽然自己写的代码还有很大的可优化空间,但她觉得和写文字相比,写代码反而还没有那么难。

?

“虽然很复杂,要记很多东西,debug(排错)也挺闹心的,但写程序真的没有那么难,只要你智商正常就可以写,”阿奇说。每次看到自己写的东西被用户使用着,她就油然生出成就感。“如果下定决心转码,跟文科理科的关系不太大,都能做。”

?

梅小乐每次面试时都会问面试官是否认为文科背景的人不占优势,但对方的回答都是更看重能力,是否科班背景出身不是硬性条件。原本她以为自己的专业跨度太大,简历会被系统筛下去。当她看到百度、字节等大公司都发了面试邀请后,“整个人很震撼”。

?

在面试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时,一位前端技术总监向梅小乐抛出了橄榄枝,但着重提到团队成员都是清华、北大、北邮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生。“你要想好了,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压力?” 一方面是想等更好的机会,另一方面也确实感
ojvm天c道w考研w网n校cxwl的微博插图
到受挫,梅小乐退却了,错失了这个工作机会。

?

放眼长期的程序员生涯,转码上岸只是第一步。程序员面临的技术日新月异,业务变化非常快,必须不断学习、打磨技术,才能不被淘汰。

?

最近,生成式人工智能产品chatgpt横空出世,梅小乐不由得焦虑自己会被取代。许多从事基础工作的初阶程序员也有相似的担忧。一个转码的文科生说:“看了chatgpt的demo(试用版),感觉自己的螺丝钉打工生涯也就这样了……”

?

据媒体报道,谷歌内部的测试显示,chatgpt已经能通过谷歌的初级软件工程师面试。这个职位通常适用于大学毕业生和第一次做编码工作的人,年薪约18万美元。

?

it行业是高度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,大多数it工人在编程和测试阶段从事重复性较高、单调的工作。一位高级软件工程师表示,中国it行业中底层人员偏多,大多只会写“if、else”等简单的代码。要多关注整体架构思维的培养,才能脱离一辈子只做低端码农的命运。

?

那位技术总监告诉梅小乐,想真正进入计算机行业,还要去系统地学习计算机网络、数据结构、操作系统等科目。虽然前端是应用性很强的学科,可能不学这些也能操作,但长期来看这会成为转码者的短板。

?

面临求职困境的东东不后悔转码,也不打算放弃。转码后,她的月薪从当老师的4000多元涨到了起薪一万元。最重要的是,她觉得自己适合做程序员,对工作本身并不排斥。不过,她也强调,当前的就业环境下,转码前要权衡风险,不要脑子一热就去转。

?

梅小乐建议,转码前要认真评估自己的喜好和能力,在转码过程中得是能感受到快乐和适应的,如果感觉对写码很抗拒,那就绝对不要转了。

?

有时,梅小乐看到网络上种种“科班计算机出身的人都卷不过,你们还来卷什么卷”“互联网行业形势不好了”的声音,会感到摇摆和迷茫,但这种情绪很快会过去。她也有意识地让自己少看这些内容。毕竟,实际工作中体会到的开心和成就感才是确定的事,她决定在转码路上继续走下去。

?

注:本文受访者均为化名????

LEAVE A RESPONSE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Related Posts

|京ICP备18012533号-326